智能贤二炼成记

Posted by

智能贤二炼成记

由北京龙泉寺的法师、居士、志愿者和人工智能领域专家联手打造的“贤二机器僧”成功地“另辟蹊径”,把佛法中的道理通过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传播出去。

一个月前,微信朋友圈被“贤二机器僧”集体刷频。凭借逗趣的互动和机巧的弘法语言,用户可以通过微信端与“贤二机器僧”对话,而这个线上版本的“贤二机器僧”能回答“你是谁”、“你爸妈是谁”、“你觉得我漂亮吗”、“我很不开心”等简单问题。

尽管一旦涉及较复杂的问题,“贤二机器僧”就暂时只能搬出口头禅“阿弥陀佛”、“等等,我去问问我师父”来应对,但这并不妨碍佛法机器人在微信上“火了”一把。

“4月11日‘贤二机器僧’意外爆红的时候,我们知识库实际上里面只有800条而且还是比较简单的问答,所以那个时间点实际上有效回复率可能只有20%~30%。”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上,参与“贤二机器僧”人工智能方面研发的海知智能CEO谢殿侠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人工智能和传统系统不同之处在于人工智能可以不断地学习,每多一个人向它提问,线上“贤二机器僧”的数据量就会相应增加,即便在只有800条问答的前提下,经过大概一个多星期的训练学习,“贤二机器僧”的有效回复率就能达到60%~80%。

网红贤二成长记

通过微信公号与用户在线进行对话的“贤二机器僧”被视为人工智能语义分析的一个比较典型的应用场景。

而海知智能和北京龙泉寺这一次的具体合作形式相当于是由北京龙泉寺方面提供知识库,然后海知智能把知识库变成机器人的大脑,进而演化成能够回答用户问题的系统。

事实上,谢殿侠真正参与“贤二机器僧”的线上项目是在2015年12月。

“当时也是机缘巧合,有人说(北京龙泉寺在人工智能)技术上遇到一些瓶颈,看能不能帮忙。因为过去我对龙泉寺久仰大名,后来就去了。”据谢殿侠透露,两家真正开始合作之后,原本习惯把佛教当成艺术或者哲学来欣赏的他开始从怎么把佛学知识跟语义结合的角度系统地思考。

几番思考之下,谢殿侠得出的结论是佛教的确特别适合利用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方式把佛法中的道理通过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传播出去。

贤二漫画(来源:贤二官方网站)

“佛教一套一套的知识体系背后,所谓八万四千法门可以当成知识方法来解决人类的生老病死等各种各样的烦恼,通过它的知识体系叙说用哪一种烦恼对应哪一种知识就可以让你的烦恼减轻。”谢殿侠告诉《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在人工智能化的场景中,佛教机器人能懂人的意思,懂人的烦恼,然后能为人找到答案,大家表现出跟机器人聊天就像跟佛教高僧聊天一样。

据了解,这一次火爆微信朋友圈的“贤二机器僧”只是一代产品。第二代“贤二机器僧”的各种能力会有较大的提升,目前正在研发中。

“知识库的体量从800条到8万条或者更多。从理论上来讲,我现在预期的最终目标是可以把2500年来所有的佛经和相关的这方面的知识都能够体系化,然后变成大的知识图谱,让机器学习了、理解了。”谢殿侠补充道。

当远方遭遇现实的尴尬

谢殿侠在多个场合反复坚持的一点是人工智能的价值可以等同于工业革命时代的瓦特改良的蒸汽机。“蒸汽机改变了能量的方式,解放的是人类的胳膊和腿;而人工智能解放的是我们的大脑,或者说代替脑力工作者,比如知识密集型的律师、媒体、医生等脑力劳动职业。”

只不过,目前对于人工智能,一般消费者接触的更多是玩具机器人、看护机器人或者是一些能够具备提醒或者订餐等简单秘书功能的语音助手。

而这些机器人都是人工智能比较初级的阶段。前几年集中爆发的语音助手普遍只能问一些What、When、Where比较简单的问题,而且往往都是你问一下他答一下就结束了,并不能够像人这样有场景有上下文,形成实际意义上多轮的问答。

不过,在谢殿侠看来,语义分析技术发展到今天,实际上有很多东西都已经改变了。最早我们问今天天气怎么样,语音助手会告诉你所在地方的天气怎么样。

而目前谢殿侠的团队能够做到最复杂的程度是,让语音助手“提前1个小时提醒我明天晚上坐晚上10:00的飞机从上海飞北京,然后之后两个小时提醒我写个今天的备忘录。”

“除了提醒这种表层的东西,我们实际上当时已经做到了找出哪个时间点从上海到北京的具体航班有哪几个?航班号、飞机机型、出发和到达机场等它背后相关的东西也能够拿出来,并且通过计算路况和登机时间提前提醒你要准备出发时间。”只不过,谢殿侠也承认技术本身需要足够高的准确度才有意义,不然这样一个场景就不可能变成现实。

谢殿侠反复强调的是不管是做实体机器人还是虚拟机器人,都必须选择从特定场景、特定用户、特定领域来做有限的服务。“特定用户、特定场景、特定领域,你把这个点做得足够好用,你就能解决用户问题。在中国,我们制造的产业链有一定的优势,只是我们的创业团队别那么贪心,产品提供的功能很多,但是用户体验不好,最后体验的销量也上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