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殿侠:机器人将人机交互还原到了最自然状态

Posted by

2016年6月28日,由网易科技和网易新闻联合主办的“第三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今日将在北京国贸大酒店召开。本次峰会主题为“原力·感知”(Force·Sense),探寻商业发展和技术发展的内在原动力,以及感知VR/AR、人工智能和智能出行等领域的未来。

在人工智能论坛上,海知智能CEO谢殿侠在圆桌论坛《机器人到底该怎么玩》上发表了对机器人的一些观点。谢殿侠称,机器人将人机交互还原到了最自然的方式上,就是通过聊天说话来操控,以后人人、事事、物物都可以来交互。

谢殿侠称,目前机器人的技术还是不成熟。这种情况下,对于这种创业的公司来讲,要在一个细分领域扎得比较深,针对这个领域的用户场景,或者说是提供的服务能够让用户的满意度更高,这种情况下可能是巨头看不上的,也不会去做。

以下为谢殿侠在人工智能论坛现场发言实录:

谢殿侠:聊机器人和会话经济还是跟人机交互发展的阶段有关,最早PC出现的时候,键盘鼠标是人机交互的媒介。移动互联网手机平板,它的主要媒介变成了触摸,现在智能硬件、包含机器人,我们把Robot放在这里面,现在键盘鼠标没有了,触摸屏也没有了,还原到了最自然的人和人之间的交互方式,就是说话,我们必须要学习了。意味着任何可能过去的产品服务,过去通过网页来呈现的,通过APP来呈现的,现在可以通过聊天对话来呈现了,不管是在手机还是PC机上,以及各种各样的智能硬件上,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讲,可能现在是一个分水岭,以后人人、事事、物物都可以来交互。

在交互的过程中,如果说是跟情感有关,尤其是做这一块的,人和机器之间聊天,对微软来讲主要是完成任务,它不管你的情感,对小冰来讲呢,就是跟你闲聊的,怎么能够消磨时间。这个时候对他来讲情感就会变得非常非常地重要,如果说再深入到更深层面,我们儿童机器人经常聊天,律师机器人帮着判案子,股票机器人可以跟交易对接,再更进一步深入,企业内部企业的管理怎么能够跟这些机器人对接。在报销方面,财务方面制度那么多,我怎么来了解,财务制度那么多,我遇到了什么问题就问。这种情况下,只要有智库,只要用户的交互方式过去用键盘鼠标,或者是触摸屏,现在都可能会变成是用聊天的方式,对方无非是个人,还是个机器人,我作为一个用户我用我最适合最自然的方式获得我想要的结果,得到我想要的服务。我们刚好在中间做语音的API,我们做得更垂直一点,各位都可以合作,我们有一些音乐也可以聊,最终帮助我们做最终端产品的能够超越用户的期待。

关于巨头进入机器人领域以后该怎么办?我觉得有几点,第一因为语音交互张嘴说话,它带来的情况是什么呢?它不像任何传统的产品或者应用,你没有菜单,你没有界面、尺寸大小的限制,我们知道大家一说话一张嘴随便讲什么都可以。就意味着过去有很多APP的时代过碎了,单点解决一个问题。

但是现在到了开口说话的时候,就容易有我想到哪儿就说到哪儿,前面还有讲闲聊,就是你有问我能够单向回答。但是任务型的我希望能够准确,如果不准确吃不准的我不回答。为什么比如说现在BAT很慢,我们就说苹果、谷歌、Facebook,他们能力、资源都很厉害,大家仍然很大程度上把它当做一个玩具,每个人张嘴说话之后的随意性,依偎着我们日常生活工作中的需求。

所以,目前机器人的技术还是不成熟。这种情况下,对于这种创业的公司来讲,如果你是CMO,一个细分领域扎得比较深,那好了,我在这个领域里边我挖,我可能让针对这个领域的用户场景,或者说是我们能够提供的服务能够让用户的满意度更高,这种情况下可能巨头看不上的,我们做一些脏活、苦活、累活,我们让用户爽了。

我补充一下情感结合的问题,比如说听音乐,我听周杰伦的音乐是这样,实际上是我回家了今天比较积累,他给你放一个比较放松的音乐,我今天签了一个大单非常爽,它给你放贝多芬的《第九交响曲》,所以当构建了个人的知识图谱、音乐的图谱之后,你要表达的只是你的一个情绪和诉求。这种诉求当这些文化类的服务是跟情感密切相关的,所以在这个时候我高兴了,你放一首不好听、不好听。这个有点好听,但是有点好听你可能会是一个积极的情绪,也可能会是一个消极的情绪,当如果知道了之后后边再去调整算法的时候,给你的可能是适合你的音乐。你说它是一个完全任务型的领域服务呢,还是闲聊型的,或者是一个情感服务呢?这个界限已经模糊了。所以这两块只是说我们在分类的时候这么分,但是对用户来讲实际上是一码事。